白狐

  • A+
所屬分類:愛情故事

白狐That is the cold winter of an element Xue Piaofei, whole world ases if to was wrapped to go up a white brocade, a little arctic fox is apparently when outside cannot bearing hunger to go out, foraging, be cut off to be in by the heavy snow of arise suddenly

白狐

  那是個素雪飄飛的寒冬,整個世界仿佛都被裹上了一層白錦緞,一只幼小的白狐顯然是忍受不了饑餓出外覓食時被突如其來的大雪阻隔在回家的路前。她那餓得乏力的身軀再無法掙扎著起身躲回自己溫暖的小窩里避寒,凍得僵硬的小腳掌無力再挪動一分一毫。她慢慢地蜷伏在冰冷的雪地上期望能抵擋這凜冽的嚴寒,雪花慢慢地灑落在她身上,本就全身雪白的她似乎頃刻就已和天地融為一體,一色潔白,再分辨不出那是狐,那是雪。

  她用微弱的聲音哀鳴著宣泄絕望的情感,正在她感覺了無生望的時候,一個好心的路人將她抱起,用溫暖的懷抱再次給了她一線生機;小白狐微微睜開雙眼,把他的摸樣銘刻在腦海,他將小白狐帶回了自己的家里,并精心地飼養她。天長日久彼此也都熟悉了雙方的性情,一人一狐相處甚為融洽,更勝過伯牙子期。他一天天老去了,小白狐一直陪伴著他直至彌留之際,在他撒手離開人世后,小白狐才重返森林,并決心不管經歷多少磨難和艱難都要堅持苦修化作人形,爭得與他再次相逢的機會。

  歷經千年艱辛的修行,她終于等到了可以幻化人形的那一天,而她心里只知道她要做的第一件也是唯一的一件事就是去找到當年的救命恩人報恩!不知道桃花紅了幾次,不知道梅子熟了幾回,她找尋的足跡也踏遍了大江南北;終于皇天不負苦心人,在江南的一個小鎮,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她找到了他。無需證明,只一眼,她就已能確定那在夢魂中出現了千萬次的容顏。按捺不住內心的狂喜,她只想直白的表達自己的想念之情,感激之意,不懂得什么叫做男女有別,顧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親,她奔向他,牽起他的手,自然得好像已排演了千百次的情景。他似乎已對她不復記憶,他驚愕,訝異,然而這一切情緒立刻就被一種驚艷的震撼完全覆蓋,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更何況是個天上掉下來的仙子一樣的美女,而且還對自己垂青。他們很快就廝守在一起,一切似乎都水到渠成般順利。他愛憐她的單純、疼惜她的善解人意;沉醉在她那似水的柔情里;

  可正因為她的單純,來歷不明,不諳世故,讓他在愛情與仕途兩者之中只能選擇其一,

  他痛苦地掙扎,可卻沒辦法做到兩全其美。

  他最終還是選擇了對自己的仕途有利的對象成親,白狐知道后雖然十分傷感,但她卻仍然笑著表示對他的祝福。她知道他未來的妻子是無法容忍這種人妖之戀的,她也怕自己的存在會對他的仕途有不良影響,是有的吧,其實她早就覺察到他間歇性的愁眉不展。白狐決定為了他而犧牲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真愛!

  婚期終于到了,那歡天喜地的鑼鼓聲聲讓她心碎,那轟天震地的爆竹仿佛把她的整個人無情地撕扯,她感覺自己已經不再完整,東拼西湊的努力想找尋一些開心的事來讓自己展顏歡笑,可舊日的歡愛卻如同過眼的云煙讓人難以挽留,那映入眼簾的滿眼通紅讓她快要發瘋,他現在在干什么?應該在拜天地了吧?他那只曾經愛憐她的手現在正拿著玉如意在挑開新娘的蓋頭吧?他們應該正在喝交杯酒吧?她不想去想這些讓她崩潰的事,可她的腦子已經不受控制地不停地想。她無能為力,她能做什么,她只是一只幻化成人形的狐,人妖殊途,注定只能是分離的結局。

  她看著那高高的門楣上懸掛著的大紅燈籠慘然一笑,是時候了,是離開的時候了;就讓她再看最后一眼這曾經給了她無限溫暖和快樂的地方,就讓她再最后想一次那曾經朝夕相對,魂牽夢縈的容顏;她決定轉身了,飄渺的身姿像跳躍著一曲訣絕的清舞,可惜舞姿再美也無人欣賞了,再不會有人在燈火闌珊處期待著那嫵媚的嫣然回眸,而她也不會再回頭。

  就這樣,淡淡地沒入她應該存在的世界,正如她悄然而來,此刻又悄然而去,她終于知道自己只屬于森林,屬于自由的森林!

白狐

  • 版權聲明:本站素材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共 1665 字。
  • 轉載請注明:白狐 _ 西西美文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